您的位置:首页 > 南充法学 >
浅议侵权人不明的交通事故赔偿责任主体的认定
www.nanchongpeace.gov.cn 】 【 2018-11-26 17:16:46 】 【 来源:南充政法长安网 】
  一、案情介绍
  
  2017年1月28日19时许,陈某某和其嫂唐某某从家中出来送客人,步行至蓬安县徐家镇金华街332号外路段时,陈某某被川RXXX号普通二轮摩托车从身后将其撞到,驾驶人弃车逃逸,造成陈某某受伤。
  
  据川RXXX号摩托车车主胡某某陈述,遗留在事故现场的川RXXX号摩托车,是他当天借给了邻居乔某某,而乔某某自事故当日后手机一直关机、联系不上,致使无法确定该事故的肇事驾驶人。该逃逸交通事故尚未侦破,受害方要求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2017年4月25日,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蓬公交认字[2017]第01号逃逸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陈某某在此事故中无责任。
  
  事发后陈某某经蓬安县徐家中心卫生院、蓬安县人民医院治疗,当天转入南充市中心医院治疗,同年2月19日出院,用门诊医疗费338.46元、住院医疗费85,692.38元,出院医嘱及建议:出院后适当休息1-2月,不能劳累;出院后三月神经外科门诊随访;如有不适,及时就医。同年4月23日至7月26日期间在深圳市人民医院龙华分院、深圳市中医院用门诊医疗费1,878.78元。
  
  2017年9月11日,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对陈某某的伤残等级、营养期、护理期、误工期等作出司法鉴定,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陈某某的伤残等级为拾级。2.被鉴定人陈某某伤后误工期截至于鉴定之日(2017年9月5日),护理期60天,营养期60日。陈某某支付鉴定费3,948元。胡某某对伤残等级、误工时限不服,申请重新鉴定,后撤回申请。
  
  同时查明,川RXXX号摩托车未购买交强险及商业险。事发后,胡某某给付陈某某30,000元。
  
  二、审理过程
  
  陈某某与胡某某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陈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邓某某、胡某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辛某某到庭参加诉讼。
  
  三、分歧意见
  
  对于该案的处理,主要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源于一个侵权行为人存疑的损害事实,其民事责任归究应结合民法的相关精神和交通事故侵权损害责任制度的相关规定予以确认。根据摩托车特有的交通工具财产性能,其在运行过程中存在较大的危险性,车主应当较管理一般财产负有更大的注意义务。胡某某是该车车主,出借该车时未严格审查借用人,放任他人使用,致使损害事故发生,其行为明显具有疏于履行管理职责与谨慎注意义务的过错,违背了我国民法通则赋予财产所有人的管理注意义务,其主观具有过错,该过错行为与实际发生的损害后果之间形成因果关系,其损害赔偿责任依法应由胡某某承担。胡某某在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侵权人追偿。陈某某在此事故中无责任,胡某某应承担全部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该案应终止审理。本案侵权行为人存疑,应等待公安机关对本次逃逸交通事故侦查终结,待侵权行为人明确后再处理。本案仅起诉川RXXX号摩托车车主胡某某,而未起诉车辆实际使用人,存在遗漏主体的问题。如继续审理此案,程序上存在瑕疵。
  
  四、案件评析
  
  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理由如下:
  
  首先,本案受害人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没有过错,从最大限度保护受害人利益的角度考虑,亦不应等待公安机关对本次逃逸交通事故侦查终结再行处理。就侵权行为法的发展历史来看,不断强化行为人的注意义务,加重责任人的责任,最大限度地保护受害人的利益,使受害人的损失能够得到及时、充分地补偿,是侵权法的发展趋势。如等待公安机关侦查终结,势必造成本次侵权责任案件的处理迟延,不利于保护受害人的利益。这也与当代民事法律注重保护弱者、保护无过错者、保护受害人利益的价值倾向相悖。法律赋予受害人的赔偿请求权,较纯粹的单个侵权而言,当侵权行为人存疑或下落不明时,只要找到一个共同加害人或者还有一个共同加害人有赔偿能力,就能够实现保障。本案中,原告在侵权行为人存疑时起诉肇事车车主,与其让受害人求偿不能,不如让加害人追偿不能,这种责任分配更为合理,更具有人本的精神。
  
  其次,从车辆运行支配和运行利益的角度考虑,侵权行为人存疑时,受害人起诉要求肇事车车主承担相应责任,也符合常情法理。根据摩托车特有的交通工具财产性能,其在运行过程中存在较大的危险性,车主应当较管理一般财产负有更大的注意义务。胡某某是肇事车车主,按照胡某某的陈述,系出借该车给他人使用而造成此次交通事故,胡某某出借该车时未严格审查借用人是否具有相应准驾资质,放任他人使用,致使损害事故发生,其行为明显具有疏于履行管理职责与谨慎注意义务的过错,违背了我国民法通则赋予财产所有人的管理注意义务,其主观具有过错,该过错行为与实际发生的损害后果之间形成因果关系。同时,胡某某陈述的真实性尚不能得到证实,胡某某应当承担的具体责任类型也不能确定。鉴于胡某某是该肇事车的车主,根据现有证据,不能合理排除胡某某丧失了对车辆的控制和支配,因而不具有运行支配权和运营利益,故本次交通事故的损害赔偿责任依法应由胡某某承担。?
  
  再次,从权利救济的角度考虑,在肇事车车主承担相应责任后,当侵权行为人明确时,肇事车车主超出自己应承担部分的赔偿额也能得到法律上的救济。本案肇事车车主明确,但车主胡某某在公安机关的陈述是否为真尚不得而知,其未对摩托车运行的风险尽到最大限度的注意义务,同时未为该摩托车购买交强险,在受害人选择不起诉存疑侵权行为人的情况下,可由胡某某先行承担赔偿责任。如胡某某在公安机关的陈述是真实的,确系出借车辆供他人使用,胡某某在承担赔偿责任后也可以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向实际侵权人追偿,胡某某的合法权益也能得到有效救济。蓬安法院 ?李绪林
编辑:本站编辑

南充政法长安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投稿须知 | 联系电话:(0817)2241653 |

蜀ICP备18019171-1 南充政法长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北湖路88号 邮编:637000